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资讯 > 国内资讯 > 正文

今天是: 12月10日 星期一

对话工程百强 | 景观亮化热潮最多还能火个三五年EPC 是好事还是坏事

2018-01-24 09:09:40《阿拉丁·设计》杂志

  12月上旬,《阿拉丁 设计》记者分别走访了合肥两地具有代表性的工程公司。包括安徽普照照明环境工程有限公司、安徽派蒙特环境艺术科技有限公司、安徽普罗斯环境工程有限公司、合肥市辉采照明电子工程有限公司。

  作为科教大市,合肥的照明工程市场都呈现出了谨慎、保守的特点。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工程公司又有着怎样的应对策略?面对全国火热的景观照明市场,面对照明行业的巨大变革,他们又抱着怎样的态度?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怎么说!

  高科明 安徽普照照明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

  姚进 安徽派蒙特环境艺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

  管红 安徽普罗斯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、设计总监

  戴赫男 合肥市辉采照明电子工程有限公司设计总监

  【观点】

  高科明:合肥不像某些城市一样,会对本地企业有一些保护和倾斜政策,它非常开放、公平,对本地企业、外地企业一视同仁, 所以我们本地公司都戏称自己是没妈的孩子。

  姚进:安徽省照明行业发展相对落后,政府及行业主管部门要鼓励扶持本土企业,共同促进行业发展。 管红:整个合肥的亮化市场,本地公司的占比非常小。

  戴赫男:我觉得合肥的潜力甚至能够赶上一些稍微弱一点的一线城市。

  安徽省照明市场的环境如何?

  高科明:安徽省这些年项目其实不少,但体量都不大,而且很多城市 都缺乏灯光的整体规划。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灯光的整体规划,在这 个框架下各个区再去发挥。合肥今年也开始做规划了,非常欣慰。

  姚进:安徽省的照明产业在早些年的发展比较滞后,安徽省照明学会 也是 2014 年才成立的。一直以来照明行业的体量比较小,市场也不 太成熟。这种情况 2017 年有了变化,现在各级政府都开始重视灯光了, 出现了很多大体量的项目,就连县城都出现了几千万的项目,这在往 年是不敢想的。

  合肥现在已经在做照明规划了,2017 年 9 月份左右陆续招标。竞争还是蛮激烈的,据说一个项目就有两百多家企业报名。 虽然说每个项目也就三五千万,但是对于非双甲公司 来说,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。目前已经有五六个项目 开标了,虽然报名的人很多,但真正参与的也不到 20 家。

  管红:目前安徽省的市场还是很红火的。合肥的话, 从 2009 年中博会之后到 2016 年,市政府基本上就 没有花很大精力去做亮化。直到现在,合肥城市主干 道路的灯基本上使用的还全都是钠灯。不过今年合肥 也开始做整体规划了,市领导对这块非常重视,提出要把 2017 到 2019 这三年作为合肥城市管理提升年,照明亮 化工程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大板块,占有一定的经济份额,社会关 注度也较高。目前各个区都先做了一两个标段,作为前期样板试 点工程,看看老百姓的评价。合肥作为安徽省会城市,做事情还 是比较慎重。有别于某些城市,一阵风全做了,等做完过后可能 会发现很多问题,到时候再回过头进行整改就劳民伤财了,得不 偿失。

  戴赫男:我感觉安徽省的照明市场跟安徽省在全国的经济地位差 不多,属于中游。但是我觉得合肥市的后劲非常大,因为它是科 教城市,创新能力还是比较强的;中科院在合肥有分院,它的智 能行业也不错。我觉得合肥的潜力甚至能够赶上一些稍微弱一点 的一线城市。

  本地企业的生存状况如何?

  高科明:安徽省现在一家双甲企业都没有,可是现在很多市政项 目却要求双甲资质,就连两三千万的项目也要双甲,本地企业根 本没有参与的机会。往后申请双甲资质越来越难了,作为目前安 徽省唯一一家有设计资质并以照明为主的工程公司,我们还是要 努力去申请,争取成为安徽省第一家双甲公司。

  另外,合肥不像某些城市一样,会对本地企业有一些保护和倾斜 政策,它非常开放、公平,对本地企业、外地企业一视同仁,所 以我们本地公司都戏称自己是没妈的孩子。以前合肥实行最 低价中标,导致我们好几年不投本地工程,因为投了也没人家低。 现在行业的春天来了,项目多了,合肥的招标机制也改了,只要 我们努力,还是有机会的。

  当然,前提还是政府要多考虑给本地企业参与机会,比如某些项 目其实没有必要设置那么高的门槛。过分保护肯定不行,但连机 会都不给肯定有问题!你搞个很小的项目也要一级公司来做,那 二级的公司做什么?三级的公司怎么活?行业的发展需要大家共 同的推动,要让一、二、三级的公司都有活干,不能总是逼着它 们去外面挂靠。照明行业的发展一定不是光靠那些寡头,而是全 行业的发展,百花齐放。

  姚进:本地公司这几年在合肥基本接不到大项目,外地的大项目 也很难参与。市政项目的招标业绩门槛动不动就设三五千万,虽然有一定的合理性,但是安徽省本土企业业绩超过千万的本就寥 寥无几,设置这样一个门槛,根本没有几家本土企业能参与,这 样非常不利于本土企业的发展。本地业务都拿不到,你再想出去 外面拿项目就更难了。当然,近期几个项目招标,相关部门在资 格条件上也作了一些调整,门槛也降了一点,但总体来说对我们 本土企业还是不利的。

  管红:目前为止,全国大部分的双甲公司在合肥都有备案,因为 合肥几乎没有什么门槛,在招标程序方面也非常规范。整个合肥 的亮化市场,本地公司的占比非常小,早期那些投资比较大的市 政项目基本都是外地大公司做的。当然,我们也欢迎外地公司进 来,这也是互相学习的过程。而我们就踏踏实实把自己的项目做 好,尽量把每一个都做成精品,然后以做百年老店的理念,把企 业打造成行业知名品牌。

  【观点】

  高科明:设计师必须对标的进行精准的描述,这非常关键。

  姚进:在后期没有经营收益的 PPP 项目就是一个短命鬼。

  管红:其实我觉得亮化很难做 PPP,因为项目周期相对来说太短了。 戴赫男:我觉得最大的变革是跨界照明的出现。

  近年来照明行业最突出的变革是什么?

  管红:这几年有一个突出的现象,就是全国大部分的大项目基本 都被双甲公司垄断了,但其实并不全都是他们做的,他们也需要 跟当地企业合作。这就可能造成责任的划分不明确,使工程质量 很难得到保障,并给后期的售后服务带来麻烦。

  戴赫男:我觉得最大的变革是跨界照明的出现。这两年照明设计 越来越趋向于多元化,趋向于跨界,单纯的照明设计已经无法满 足项目的需求了,这对于照明设计师来说真的是很大的挑战。因 为跨的专业太多了,做一个灯光雕塑,它要跨界到景观、园林、 互联网、土建、剧本创作

  我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有点不适应,想想自己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的设计,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,现在却突然不知道从何下手。 但是项目来了,你就必须要去完成它,而且还必须要有说服 力,所以我们只能一边学习一边做,必须要跟上发展的趋势。 比如我们现在做灯光秀、水秀,肯定不能用常规的素材,而 是要创作剧本、脚本;灯光秀的设备、产品之前都没有接触 过,现在也要去搞懂这些东西。除了本身要去突破之外,还 需要整合资源。面对项目的跨界,无论是照明设计公司也好, 设计院也好,单打独斗很难满足市场的需求,整合是大趋势。

  怎样看待设计施工一体化模式?

  高科明:我觉得 EPC 不是坏事,对于有设计底线、设计能 力强、有工匠精神、追求卓越的单位来说,做 EPC 肯定是 对的,因为它不光效果做得好,也能获得合理的利润。

  姚进:我觉得设计施工一体化对于景观亮化来说是最好的一 种模式。从我们的经验来看,有很多设计方案经过其他公司 施工,结果跟最初的设计效果相差甚远。如果业主重视设计 的话,按照设计单位对项目效果把控的要求来进行招标,这 样结果也会好一点。比如合肥今年这几个项目,把握得还是 比较好的,施工跟设计紧密结合,最终效果也没有太大偏颇。

  其实设计施工一体化项目实施的好坏,关键还是看业主。有 的业主怕担责,觉得采用最低价中标就没有腐败。这种不负 责任的做法,不仅会影响效果的呈现,还会降低工程质量, 减少项目的运营寿命。另外,由于景观亮化没有国家验收标 准,这也很容易导致低质量的工程出现。不过我们公司参与 的、安徽省照明学会正在组织编制的《安徽省城市景观照明 工程施工及验收规程》,目前已经通过省建设厅审批,到时 这个规程出来以后,相信对于照明工程质量的提升、照明施 工技术的提高将会有明显的帮助。

  管红:安徽省设计施工一体化的项目比较少,大部分还是设 计、施工分开招标。其实我觉得分开更好一点,因为一旦设 计施工一体化,每个公司都会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而现在 又缺乏标准来对工程进行评价,可能最后花了很多钱却达不 到想要的效果,也不利于照明行业的健康发展。所以,首先 还是要做好规划设计,把所有的效果和规格参数定下来,给 招标提供依据,以及给项目的验收提供标准。

  戴赫男:我们也做过 EPC 项目,我觉得这个模式挺好的。它 的优势在于设计、施工能很好地对接,效率更高,后期维护 也更好。

  如何做好设计?

  高科明:我一直觉得做好工程必须设计先行,怎么做好设计 先行?设计师必须要加强对光的解读。比如我们要把光打在 墙上或一定的空间里,就要考虑需要什么样的角度、色温、 光通量、光效、显指等,要把光数据化、数值化,给出一个 范围;然后在招标过程中,设计师有义务建议业主在标书中 对这些重要参数进行精准的描述;要求投标者在投标时提供 国家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报告,进行重要参数的符合性评审, 并在施工过程中严格把控。只要把这些数据明确,实际效果 就不会差到哪去。所以,设计师必须对标的进行精准的描述, 这非常关键。

  我希望设计师明白,设计不只是画图,也不只是创意,还要 知道怎么样去实现这种创意。创意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, 但是一旦确定了设计方案之后,怎么去保证设计的效果,这 个过程其实是可以量化的,是可以衡量的。设计师一定要让 别人有数据可依,有标准可查、可执行。

  有参与 PPP 项目吗?对这种模式怎么看?

  高科明:我们目前没有接触过 PPP 项目。PPP 模式有它的 道理,但并非什么项目都适合做。实际上我们现在很多 PPP 项目都没有明确的赢利模式,还是相当于政府分期付款。类 似于景区之类有门票收益的 PPP 项目,通过灯光能提高人流 量、创造直接经济效益的,这种 PPP 项目我们才会参与。

  姚进:我们没参与过 PPP 项目。我觉得它就是一个短命鬼。 其实,建筑行业每一阶段都会出现一个新词、新玩法,比如 BT、BOT,但基本很快就过气了。照明行业的 PPP 项目其 实就是政府提前消费,最终还是政府买单。而且很多 PPP 项 目如果用一般流程来做,可能 1,000 万就搞定了,做成 PPP 可能就要 5,000 万,后期政府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了, 都是投资方说了算。他们说要把项目做大,政府也没办法, 但最后政府还是要买单。所以我觉得这种模式走不长。

  管红:目前合肥一个 PPP 亮化项目都没有,可能是因为这几年合 肥房地产快速发展,政府不缺钱。2017 年年初的时候,深圳一家 公司过来跟市领导谈合作,想要把合肥的城市亮化全都打包做成 一个 PPP 项目,承诺前三年不收钱,三年过后政府分期返还。领 导当时就没有同意,一是因为政府不缺钱,二是因为目前缺乏监 管的手段、评判的标准,政府对这块还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思路。

  其实我觉得亮化很难做 PPP,因为项目周期相对来说太短了。国 家对电气方面的保修要求是 2 年,虽然这只是最基本的硬性指标, 但也必然有一定的道理。一般 PPP 项目可能要求 8 年、10 年, 甚至 15 年的周期,但是亮化工程基本没办法维持那么久。有的项 目可能就三五年的寿命,这样在一个周期内可能就要重做。道路 照明的 PPP 项目可行性或许更高一点。

  戴赫男:我们目前就参与了一个 PPP 项目,前期设计已经做好了, 马上要开始施工。这个项目是一个城市的整体亮化工程,包括城 市各大出入口、地标性景点、标志性建筑、公园广场等。项目的 运行周期是 10 年,金额有 4 亿多。利润要根据营运情况分期付 款,风险还是挺大的,因为进入运营期以后必须要保证亮灯率达 到 95% 以上,才能收到运营费。

  我觉得 PPP 是个挺好的模式,特别是对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来说, 灯光还属于奢侈品,要政府自己投入几千万去做很难。另外,这 种模式有利于城市的可持续亮化发展。无论从城市的发展来考虑, 还是从老百姓的需求来讲,或者对工程公司来说,这种模式是多 赢的。

  当然了,PPP 项目不能只做成政府的分期付款,还要考虑怎么通 过运营让灯光真正创造价值。比如在某些景点设计一些表演性的 灯光,一方面能拉动夜间消费,一方面采用收门票的方式来支撑 后期的运营,这也是我们方案的亮点之一。

  从基础照明安装到城市夜景提升,到极致光环境的打 造及城市灯光环境的运营,工程公司在角色转变的过程 中遇到了哪些困难?

  姚进:面临的困难主要是人才储备赶不上行业发展的需要。现在 招人太难了,安徽省内的大学都还没有照明专业。其实我们也和 安徽省的一些大学沟通过,他们分析短期内很难设立照明相关的专业,毕竟体量太小了,学生未来的就业没有保障。虽然我 们自己觉得这个行业很好,企业也很多,但对他们来说,照 明还是很小的一个专业。

  戴赫男:一是设计人才难招,这其实是一个区域性的问题。 合肥这边的人才都跑上海那边去了,毕竟那边发展空间更大, 各方面都比较有优势。二是技术的整合。鉴于行业跨界的趋势, 要实现各专业之间技术的无缝对接是很难的。即使是一线的 工程公司,他们可能在互联网应用、软件编程方面也有短板。 比如我要做一个互动装置,怎么用手机进行互动,APP 要怎 么开发,都需要专业人才的加入。所以未来的照明企业不能 局限于常规的灯具、硬件开发,如果厂家有实力的话,可以 考虑去做灯光互动软件的开发,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。

  【观点】

  高科明:很多灯具厂家对光的解读是不到位的,他们在产品册上标的 数据可能会误导设计师。

  管红:我们更希望厂家能专注做好一类产品,把它做精做透。

  戴赫男:跟国外相比,很多国内品牌显得过于急功近利,没有从生产 工艺的角度去研发,沉下心来做产品。

  姚进:灯光亮化作为建筑、景观的锦上添花,恰到好处就行了,过犹不及。

  对于未来灯具的发展有什么建议?

  高科明:很多灯具厂家对光的解读是不到位的,他们在产品 册上标的数据可能会误导设计师。比如有的产品册上会写产 品的发光角度是 20 度,但实际上灯光是有两个角度的,即 垂直角度和水平角度,现在你只标了一个,这就可能对某些 经验不足的设计师造成误导。所以说,厂家和设计师都要对 标准化的产品加强对光的解读。

  姚进:现在很多户外亮化产品都需要定制,可是定制产品常 常需要一定的生产周期,这对于工期比较短的项目来说很麻 烦。另外,定制产品由于没有完善的市场检验,比较容易出 现质量问题。但是标准化的产品又适应不了设计的需求,这 是一个矛盾。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点光源用得那么多,因为它可以做到百变组合。所以我觉得,可组合式的产品将来应 该是一个趋势,但是要把适用范围覆盖得很广,实现起来也 挺难的。

  另外,我希望厂家能做好自己的细分品类,比如有的厂家就 做洗墙灯,其他都不做,保证充足的库存,能在短时间内满 足工程商的需求。现在很多项目的工期都非常短,如果中标 以后厂家才开始生产,那项目就无法完成了;而如果说中标 以后,你能对标准化的产品进行简单的组装加工就能出厂, 这就非常好了。

  管红:现在很多厂家什么都想做,产品很杂,其实这样非常 不专业。这源于很多厂家对自身的定位不足,就好像一个人 一样,这也学,那也学,好像什么都会,最终也只是艺多不 精而已。企业应该找准自己的位置,对自身与市场发展进行 准确定位。不患无位,患何以立,最终做到术业有专攻。我 们更希望厂家能专注做好一类产品,把它做精做透。

  另外,现在建筑与灯具的结合越来越受重视,建筑师为了更 好地表达建筑可能会要求在建设的时候就把灯具植入到建筑 上面去。这就对灯具的质量和品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灯具 的质保期可能要提高到 10 年,甚至 20 年以上。所以在实施 前期选择产品的时候,首先必然会考虑品牌厂商,从而有利 于对实施的工程在产品质量上提供可靠的保障。

  戴赫男:我有三点建议。第一,希望灯具在安装固件方面能 更接地气,特别是跟幕墙的结合能更紧密。第二,常规产品 能做得更灵活,比如生产一些组装式的灯具,它的灯珠是一 样的,但是外壳可以灵活更换,我觉得这样的灯具更能适应 未来市场的需求。第三,国内产品的品质还有待提升。跟国 外相比,很多国内品牌显得过于急功近利,没有从生产工艺 的角度去研发,沉下心来做产品。老外能花 10 年去研发一 种产品,国内的厂家有几个舍得投入三到五年去做这件事? 当然,我们现在的进步已经很大了,但是我们的工艺仍然有 提升空间。

  行业的前景如何?

  高科明:未来灯光肯定不会这么铺天盖地去做的,但是灯光以什么样的形式去发展,这是个问题。但无论如何,灯光行业 是一定会存在的,而且会越来越好,越做越精细化。未来的机 会还很多,就看企业能不能抓住机会了。

  姚进:现在的景观照明真的是太过了。你有看到哪个国家像中 国这样大面积地做景观照明的吗?我在出差时见到某个县城 的公共厕所、公交站台都做亮化了!其实,灯光亮化作为建筑、 景观的锦上添花,恰到好处就行了,过犹不及。

  我觉得行业最多还能火个三五年,如果政府不再支持景观照 明,行业可能就会遭遇危机。虽然说做好景观亮化对于城市建 设是有好处的,但是我觉得这个收益远远小于投资。而且这个 东西不持久,三五年就要更新一次,所以我觉得不划算。城市 首先应该把教育、医疗、公共设施建设好,让老百姓的生活出 行有保障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管红:我感觉亮化行业在中国有点过火了。其实,没有必要把 所有的城市建筑都照亮,适当做一些标志性建筑就可以了。国 外城市更注重建筑的第一、二层沿街商业照明,还有一些公共 空间的灯光,让老百姓感受到氛围的提升,大繁至简,这就可 以了。

  不过从疯狂到冷静,行业的发展肯定是需要这样一个过程。可 能现在全国都去跟风、模仿,但是管理者慢慢也会冷静下来思 考,投入这么多人力、物力到底有没有达到相应的效果。我个 人认为,这个热潮也就能持续个两三年吧。

  戴赫男:我觉得最多还能火个两年吧,这阵风刮过以后还是会 回归常态。现在有点太火了,大到一线城市小到县城都在做, 有点不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。以后国家肯定会去计算每年的投 入产出比,思考对这方面的投入到底值不值得。但我觉得智慧 城市、特色小镇这块未来还是有很大空间的,毕竟这是国家明 确的政策导向。

  1. 萧弘清:从智能的角度看照明工...
  2. “中国灯王”前掌门再战新能源!...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国内资讯国际资讯人物访谈企业新闻市场分析产品资讯